上百公链拼杀却"没长出应用的叶子" 区块链未来在哪?

知币客官 阅读:33 2018-10-16 13:36:44 评论:0

  原标题:上百条公链拼杀却“没长出应用的叶子“,区块链的未来在何方

  作者:段倩倩

  资本疯狂追捧的虚拟货币一夕之间入了冷宫,但区块链技术的地位反倒愈加巩固。

  以虚拟币交易所业务扬名的火币,上月底成立了火币中国。火币中国业务繁多,包含人才服务、法律咨询等,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火币公链。某种意义上,火币中国的业务是为了更好服务这条公链。

  以移动互联网来类比的话,公链相当于移动操作系统iOS或安卓,开发者可以在公链上开发基于区块链(blockchain)技术的应用。但行业现状是市场上公链(操作系统)数量繁多,应用却寥寥无几,一位公链开发者比喻为“根特别多,没长叶子”。

  上百条公链中,不乏只想ICO(区块链项目首次发行代币)发币套现离场者,也有立志成为区块链3.0时代操作系统的公链。对于后者而言,如何争抢开发者成了难题。公链操作系统的属性意味着最终的赢家屈指可数,只是鹿死谁手尚无定论。

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曾火速蹿红。来源:网络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曾火速蹿红。来源:网络

  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刘晓蕾的话说,也许能够胜出的那条公链现在还没出来呢。

  鹿死谁手尚难判断

  火币中国主要提供火币研究院、火币大学(中国)、火币Labs、火币英才和火币律林等服务。火币方面表示,不同地区的业务,会在当地法律框架内展开。

  此外,火币举办了公链竞赛,将选出“技术大牛”开发火币公链。某种意义上,火币中国的业务是为了更好服务这条公链。

  火币面对的是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不完全统计的话公链大概有100条,没上线、正在开发的就更多了。”刘晓蕾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某种程度上,公链带着“发币”的原罪。几乎所有公链都会发行token(通行证或代币),token是链上实体资产或虚拟资产的证明,会在公链完成ICO后转化为货币资产。

  这也是公链数量激增的原因。2017年以来,以比特币为首的虚拟币价格一路水涨船高。一夜暴富的神话,使得投机者尝到或看到了发币甜头,并对ICO发币趋之若鹜。大量创业公司招募人马开发公链,视ICO为最终目标。

  “大量公链为发币设计,基于实体经济业务运行的链少而又少。”新加坡区块链创业公司希格斯区块(Higgs Block)董事长邓柯对第一财经表示。

  一时之间,各类泡沫浓厚的“空气币”充斥各大交易所,区块链行业因此被称为“币圈”,鲜有声音讨论具体应用场景。

区块链技术的地位得到了公认。(来源:第一财经)区块链技术的地位得到了公认。(来源:第一财经)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联手发布公告,明确将ICO定性为非法公开融资。数字货币市场迅速冷却,然而这对立志成为操作系统的公链未尝不是转机,区块链也亟待正名——作为一项去中心化的全新技术,区块链不等于币圈。

  在投机者横行时,也有公链考虑了可扩展性以备日后承载应用。公链鼓励开发者提交应用,审核通过后,开发者会获得相应的token或虚拟币——类似于“挖矿”。

  “真正跑在区块链上的应用不多。”刘晓蕾说,“有很多公链是号称有应用的,但你能说它们的应用是应用吗?”

  火币研究院一份报告指出:公链平台项目数量为561个,但这些应用大都未进入实际使用阶段,应用对应的token只有交易功能而无实际使用功能。

  这也意味着,区块链行业还处于寻找平台入口阶段。“操作系统”的属性注定未来公链数量会大幅减少,只是没有人能判断出来,谁会是最后的胜出者。

  “现在还看不出来哪条或哪几条公链能留下来,最后胜出的那条公链很有可能还没出来呢。现在去看公链,就像上世纪90年代看互联网一样,看不清楚的。”刘晓蕾对第一财经表示。

  在获取应用上,不同公链有不同思路。以最热门的以太坊和EOS为例,以太坊应用门槛较低,更容易给开发者通行证;EOS则设立了相对较高的门槛,会对应用进行筛选。

  火币又会如何拓展开发者?“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迷雾。还没有确定未来会怎么走,现在说还太早了。”火币中国首席执行官(CEO)、火币公链总经理袁煜明称。

  3.0阶段走入现实生活

  区块链3.0时代是否仅仅是一种假想,还是可以实现的图景?

  按公认的划分标准,1.0阶段是区块链进入公众视野,区块链唯一应用场景是虚拟货币,典型代表为比特币;在2.0阶段,以太坊、NEO、QTUM和EOS等平台则对共识机制、智能合约等底层技术进行升级,开发者可以在平台(即公链)上搭建应用;3.0阶段尚未到来,是从业者的理想状态:区块链技术真正成熟,和实体应用结合愈加紧密,真正走入现实生活中解决问题。

  但3.0时代到来之前,所有平台面临着技术突破瓶颈、用户数量偏小难题。

  为何公链应用比较少?袁煜明对第一财经表示,首先区块链技术还不够成熟,以应用数量最多的以太坊为例,发展至今不过4年时间,网络经常出现堵塞情况,预计公链技术会在2018年到2020年才会成熟。

  除了发展时间极短,区块链面临的另外一个问题是用户渗透率不足。“目前全球区块链用户只有几千万,区块链用户规模只相当于互联网上世纪90年代的体量。一些场景只有用户渗透率提高了才能做。就好像在上世纪90年代,滴滴和美团是做不起来的。”袁煜明称。

  和互联网类似,美国区块链项目以技术见长,中国则以应用场景丰富而取胜,这解释了为什么火币选择中国来开发公链。

  “客观来说,目前区块链主流技术创新都产生在美国,技术创新上美国要比中国领先不少。”袁煜明表示,“中国技术创新或许不足,但应用市场是可以造就大公司的——百度阿里都是应用市场造就的。国内应用场景比较丰富。”

  刘晓蕾指出,区块链可以发力的地方有很多,如大宗商品交易、企业政务、存证保管、版权确权。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特点,更像是对生产关系的一种改造。

  以医疗行业为例,患者病历等资料无法在医院间共享,重复就诊实际上造就了社会资源的浪费。“在中心化背景下,没有所属关系,机构是不愿意把自己数据给第三方的,它本身有数据所有权。但区块链是去中心化的,数据在节点上,可以在不拥有数据的基础上使用数据,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数据的‘可用不可视’。”刘晓蕾称。

  不仅是从业者,监管层也开始关注区块链技术发展、如何适配具体应用场景。已经有地方政府先行先试,向区块链企业抛出绣球。

海南生态软件园区一角。新华网发海南生态软件园区一角。新华网发

  10月8日,“海南自贸区(港)区块链试验区”在海南生态软件园正式设立。海南生态软件园同时宣布与牛津大学区块链研究中心共建“牛津海南区块链研究院”,与中国人民大学大数据区块链及监管科技实验室共建“区块链制度创新中心”。

  海南生态软件园总经理杨淳至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海南生态软件园会严格要求自己,所有进入园区的企业都会严格挑选,审查其股东背景以及团队人员,做好行业自律。

  除了火币中国,海南生态软件园还吸引了360区块链、迅雷区块链、火星财经总部等区块链企业入驻。在杨淳至看来,区块链之于海南,犹如人工智能之于上海、智能制造之于重庆、大数据之于贵州,是一个历史性的发展契机。

  地方政府的背书,对区块链去妖魔化也有着正向意义。行业翘首以待的区块链3.0时代,也正在走向公众。

声明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知币客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

发表评论
搜索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