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正酣:ETH与EOS谁是未来公链之王?

知币客官 阅读:14 2018-11-05 13:51:18 评论:0

文|主笔 Vincent


核财经APP11月5日文 “DApp正在重构数字文明的新秩序。”红极一时后跌落EOS日活榜的EOSBet项目方负责人雪儿坚信,区块链正在成为技术和财富交集地。

今年3月,EOSBet在以太坊(ETH)主网上推出了博彩类DApp,后因ETH可扩展性差,7月12日宣布迁离。

在EOS生态里,EOSBet获得了成功。雪儿称,其首款游戏DICE(骰子)自8月30日上线后的三周里,日均活跃用户约600人,日均流水约150万EOS,盈利约30万EOS。

有交易者,就有黑客。“游戏上线第二天,EOSBet就被黑客利用EOS网络本身缺陷,吸取了很多内存;10月15日又遭攻击,被盗走138319.7995个EOS,以当时市场行情,损失约500万人民币。”雪儿说道。

但EOSBet的暂时沉寂没有浇灭市场热情,新头牌“BetDice”已经蹿红。

“稳赚的庄家和暴富的人心,成就了博彩类DApp一个又一个链上神话。”安比实验室创始人郭宇注意到了这一变化。他说:“从FOMO3D开始涌现出多款博彩类爆款游戏,这无疑是DApp发展史上重要里程碑。但是,过快的萧条也带来了反思和改进的机会。”

在整个DApp领域,EOS和ETH“激战正酣”。ETH社区用户Limint表示,从ETH迁移至EOS的项目正在加速增长:UNICO、Medipedia、Everipedia、Tixico、ProChain、Billionaire Token、Insights Network……

“这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迁离,更是价值的洗涤。”雪儿说。

在EOS Pixel联合创始人郭达峰、SeeDApp联合创始人李嬴等人眼里,ETH拥堵、Gas高费用等体验上的差距,只是导致用户和项目方迁离的表象。EOS社区生态的强大与主网上线4个多月以来的成绩,使他们确信其前途光明。


DApp竞争主战场:游戏、博彩与交易所

著名社会学家凯文•凯利在其著作《失控:全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中论述了人类社会及科学技术将如何进化。其中,他把信息社会的进化论总结为基于生物逻辑的进化论。

据核财经APP了解,这种基于生物逻辑的进化论可用三个词来概括:分布式、去中心、自组织。“存在于区块链世界的新物种DApp带来了数权革命,可以让数据所有权回归大众用户。”EOS Store联合创始人兼CTO王成松如是说。

“衡量一个公链的成败,是否拥有足够多且好的DApp是重要指标。”欧链科技创始人兼CEO老狼表示,公链与DApp应用开发相辅相成。

他认为,从区块链发展脉络看,ETH与EOS代表了不同时间段行业最先进的思想和最新的探索方向。

“在DApp生命力方面,ETH赶上EOS并不容易。” IMEOS CMO章浩说。多位受访者也认为,公链上DApp应用数量、日活、成交量等,是衡量公链价值大小的决定性因素。

作为DApp发布和评测服务提供者,spider.store截至11月4日16时的数据显示,基于ETH的DApp智能合约数为3912,24小时交易额1.05万ETH(约215万美元),24小时交易笔数为62873,24小时活跃用户为8998。与之相较,基于EOS的DApp智能合约数为204,24小时交易额739.23万EOS(约3995万美元),24小时交易笔数为3443101,24小时活跃用户为91105。

ETH与EOS上的DApp综合情况分析。数据来源:spider.store


总体来看,ETH在DApp智能合约数上遥遥领先,EOS则在24小时交易额与交易笔数、活跃用户方面优势明显。

同日17时,DAppReview的DApp Top10数据显示,EOS DApp最高日活达33273,ETH仅有1057;另外日活高于1000的DApp中,EOS上有15个,ETH仅有1个。

ETH与EOS上日活高于1000的DApp对比。数据来源:DAppReview


核财经APP同时注意到,在DApp生态发展中,ETH与EOS各自吸引的DApp具有一定差异性。从spider.store收录来看,ETH上目前有393个游戏类DApp,67个交易所DApp,415个博彩(竞猜)类DApp,4个社交类DApp,其他类型DApp199个;EOS上则有17个游戏类DApp,22个交易所DApp,79个博彩(竞猜)类DApp,2个社交类DApp,其他类型DApp25个(占比如下图所示)。

ETH与EOS两大公链的DApp发展,侧重于游戏、博彩与交易所领域。


DGames中国区负责人张旭分析称,游戏、博彩、交易所是这两大公链DApp生态发展的重头戏。不同的是,EOS中博彩类DApp占据了半壁江山,比重远超在ETH上的占比。

“6月15日EOS主网上线至今,各类DApp应用开发尚处起步阶段。”EOS Cannon联合创始人胖哥表示,这说明EOS涨幅不减,后劲十足。

Limint则表达了不同看法,认为EOS上的DApp未逃出投机炒作的范畴,昙花一现的可能性极大。

ETH和EOS的DApp竞争无疑已入白热化。“EOS上DApp日活增多交易量增加意味着生态的繁荣,”章浩说,“但这不能说EOS很棒了,只能说现阶段EOS是更好的选择。”


用户体验失速

“游戏一旦开盘,在ETH网络会被堵死,根本没法玩。”雪儿认为,博彩类游戏是速度与激情的比拼。

雪儿的看法不无道理,但公链的性能与去中心化始终是待解难题。“业内实测数据显示,ETH的峰值性能约40TPS,EOS的峰值性能约4000TPS,两者不可同日而语。”王成松表示,当前已有的技术几乎无法做到既高度去中心化又有很高性能,但一直有人挑战这个世界级难题,如图灵奖得主Silvio Micali曾宣称攻克了区块链“不可能三角”的难题,但至今未面世。

EOS目前离百万级TPS的目标还很遥远。“它的实现是有前提的,因为所谓百万级TPS不是通过EOS单条主链就能实现,(而是)需要相当数量的多条侧链并行才可能达到。”EOS Beijing联合创始人孙玉石解释,繁荣的侧链生态是EOS百万级TPS的必要条件。

针对TPS不足的问题,“V神”的Sharding分片技术被视为解决方案。老狼向核财经APP提及了BM的见解:“BM曾举了个很生动的例子,说EOS是从无到有建造一架飞机,所以可以用最先进的理念、最先进的引擎。而ETH已是一架飞机,现在如果要提升它的性能,等同于在飞行过程中更换飞机引擎,难度可想而知。”

“对已知TPS的对比意义不大。”360安全专家彭峙酿表示,目前的DApp解决方案实际都不够友好,可以有更好的架构。此前,360公司曾爆出EOS存在史诗级漏洞。

与彭峙酿意见一致,NULS CEO黄丽君也认为,ETH和EOS的体验都不好。“ETH需要高昂的Gas费用;EOS虽不收矿工费,但需要抵押EOS。博彩游戏火爆时,项目方要获取同等份额的CPU,还可能出现抵押更多EOS的情况。”

黄丽君表示,EOS目前有三种资源,分别是RAM、CPU和NET。CPU、NET属于占用型资源,通过抵押EOS获取;RAM属于消耗型资源,一旦使用就会减少。

与ETH交易火爆时Gas费用水涨船高类似,博彩类DApp引爆EOS时,资源战也在EOS打响。雪儿称,上个月CPU价格在短期内上涨数百倍,系统出售的内存高达80%,但真正使用率只有不到2%。

10月17日,EOS的CPU遭受了一次罕见的资源危机。“普通用户无法进行转账操作,我自己的账号多次充值重启后仍然无济于事。而大量DApp也选择‘关闭运行’来躲避风险。”雪儿说。

10月17日,EOS的CPU遭受资源危机,普通用户无法进行转账操作。


EOS主网目前已发起提议,将主网的全局参数 TARGET_BLOCK_CPU_USAGE_PCT 从10%提升到 20%。“据我所知,这一改动将可用CPU资源提升了至少2倍,但能否治愈CPU之痛,现在不好下结论。”孙玉石说。


人治无法摒弃

公链元年已近尾声,EOS和ETH谁是公链之王,仍未可知。

在业界,一个公链团队若能持续更新代码,则被认为团队技术扎实且积极工作。TokenInsight的数据显示,最近90天内,ETH以290次排在第40名,EOS以560次排在第13名;协作贡献者方面,ETH为259位,高于EOS的101位。可见,ETH全球开发者队伍庞大,EOS主网上线时间较短而代码更新活跃。

ETH与EOS代码更新次数对比。数据来源:TokenInsight


blocktivity.info的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11月4日19时整,区块链活跃度指数排名中,EOS排名第2、ETH排名第6。活跃指数指的是最近24小时在区块链上执行的操作数量。

blocktivity.info区块链活跃度指数排名:EOS与ETH分居第2与6名。


另据TokenInsight提供的持币钱包地址数,截至11月3日24时,ETH钱包地址总数为46064248个;截至11月4日14时,EOS钱包地址总数为466231个。

毫无疑问,ETH与EOS均拥有“庞大的社群”。老狼认为,二者对垒将是长期过程。

“具有‘code is law’思想的人认为EOS超级节点是个怪胎。但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EOS看上去牺牲了一部分去中心化,选择了一套仲裁机制,这恰恰是人治有利的一面。”雪儿道出自己的心声。

众所周知,ETH和EOS的差异还在于区块链共识机制和整体治理的方法。老狼表示,ETH的工作量共识机制,每个硬分叉可能会产生多个竞争链,如DAO拆分失败后出现了ETH和ETC;而EOS股权授权共识机制,包含冻结和修复破损,即冻结应用程序的机制。

“表面上看,ETH的POW更加去中心化。但是,任何区块链系统都无法逃脱人性化的治理结构。在关键性能升级和重大问题解决上,这种现象最为明显。”孙玉石认为,在区块链发展早期,人治无法摒弃。

“10月17日EOSBet平台被黑客盗走138319.7995EOS后,正是这套仲裁机制起了决定性作用,冻结了黑客账户。”雪儿表示,如果在ETH就只能认栽。

而据核财经APP了解,在EOS的21个超级节点中,如果15个节点的账户一致通过某一协定,便可绕过任何权限进行任意操作。一些业内人士对此表示担心——一旦形成多方利益博弈,15个节点的控制方将可以随心所欲。

“EOS虽然看上去只有21个超级节点,但不可忽略的是节点没有任期,这有别于传统选举机制。前一分钟是超级节点,下一分钟可能会因选票相对减少而落出前21名。因此,固定的只是21个席位,背后却是数百个节点持续动态的在竞争。”孙玉石认为,超级节点应当代表投票者的利益,作恶成本远超收益。

“除非现实世界里15个超级节点的核心成员同时被枪指着脑袋,否则概率极低。”他打趣道。

“相对于ETH的算力决定一切,我认为EOS更能反映普通持币者的意见。”老狼说,“不过,EOS像是一种富人政治,(持有的)EOS越多话语权越大。”

来源:核财经  

声明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知币客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

发表评论
搜索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