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中人 | 一个区块链记者的「跑路」记

知币客官 阅读:22 2018-10-31 10:49:58 评论:0

《链中人》是Bianews推出的人物栏目,涵盖创业、投资、大佬、交易所、用户、代投、维权、监管等区块链产业链上下游的人物特写,我们试图用故事的手法,人物的角度,展现真实的区块链行业,呈现形色百态的“区块链中人”。

本文是第五期。我们也在持续征集行业人物、创业故事及相关故事线索,请联系微信:cindyweeen。

工作日的南锣鼓巷没什么游客,文栋边吃奶酪边滑着手机,微信消息告诉他,前往公司“围堵”他的几位不速之客,好像已经离开。

一小时前,文栋在位于CBD的公司写字楼里刚经历了一场特工戏码。一切都因为前一晚发布的那篇稿件。

I.

中午一点左右,文栋正吃着外卖,手机跳出一条收到访客消息的提示,谁会没打招呼突然来访呢?文栋想不出,隐约察觉到不对劲,文栋的同事帮忙去前台查看情况,拍回的照片很模糊,但那似乎是文栋熟悉的4个身影,对方“气势汹汹”,文栋决定先去寻找“小黑屋”避开可能发生的尴尬局面。

寻找文栋的4人去前台留了访客信息后,便趁保安不注意去到办公区域游走。这座共享办公写字楼建筑构造复杂,大约容纳了1000多人办公,他们要从中找到一个人还是有难度的。

文栋打开手机里早前准备的写字楼平面图,辗转找到一个容身躲避的“小黑屋”,那是他第二次找都可能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找到的地方。

过了会儿,文栋收到一条语音消息,印证了他的判断:“大意是‘不要躲着,会到你家去找你的’。”发消息的正是自己文章的主人公,维权者周亮。

迟迟等不到维权者离开,“小黑屋”又着实不方便,于是文栋决定先离开公司。

他从写字楼一个不常出入的出口匆匆走到一个距离公司较远的地铁站,一路观察周围是否有人跟随。他想到要去人多的地方,虽然未到通勤高峰也不是节假日,但一时间考虑到的是搭地铁到南锣鼓巷一定安全。

作为一名记者,这并不是文栋第一次报道维权者。从前文栋也曾因曝光企业负面消息遭到不明人士骚扰,甚至收到人身威胁。但那时,骚扰仅限于线上。

被曝光企业找来施压,从来都被文栋看做是自己工作的正义感和影响力的证实,但这次,被曝光的交易平台还找上门,却被维权者围堵,让文栋觉得莫名尴尬。

II.

OKCoin维权相关的网络报道大约可以追溯到今年3月,不算是业内的新鲜事,但却不缺乏舆论热度。

到如今,赶赴OKCoin的维权者换了一拨又拨,从可以进OKCoin办公楼会议室沟通商谈,甚至见得到徐明星,到如今直接被大批保安拦在办公楼下的电梯门外,根本无法到达OKCoin的办公区域,双方立场对垒更加明显,每个来蹲守维权的维权者都坚持是“是OK集团搞鬼,要把事情搞大就可以得到索赔”,而OKCoin则更坚持是“与OKEx无关,维权者是寻衅滋事”。

要说最熟悉维权者的,大概就是OKCoin的保安了,他们几乎用眼睛和记忆判断谁可以进入电梯而谁不可以,常来的维权者自然会被毫不留情地挡在门外。他们双方常常用一种气势上的剑拔弩张感守着那扇电梯门,甚至看不到推搡,保安就踩着电梯门边,让电梯关不了门,这样进了电梯的维权者也只能无奈地僵持一会儿,走出来。

即便有时经调解,维权者有机会进电梯去到OKCoin所在的楼层,也只能被带到OKCoin开辟的“沟通室”里坐冷板凳,在外面保安的看守下,无济于事又遥不可期地等待。

文栋的采访对象是李丹、周亮等4人,他们也是在北京OKCoin总部蹲守的日子里结识的,从各地远赴北京,一起合租在距离OKCoin几公里的面积不大的平房中。他们都是OKEx合约用户,都在9月5日,那场被称为“拔网线”的异常宕机事件里爆仓而遭遇损失。

4人性格明显不同,文栋第一次线下见到李丹、周亮等4个维权者是在OKCoin北京总部附近的一个酒店。相比更愿意表达的李丹,周亮显得很闷。关于周亮,文栋的描述是“他本来就不爱说话。是很闷的人,说话的声音也是那种闷闷的。”但“维权”让来自天南海北的他们拥有了统一共识,目的明确,施压OKCoin,索赔。

文栋所在的媒体是李丹辗转通过朋友牵线搭桥找到的,她也不是没有联络过其他媒体,在此之前,李丹一行通过一些媒体公开的线索爆料电话,传递了维权信息以及需要被关注的需求,但之后就没了下文,像一颗石子丢在大海里。

再后来,发生了徐明星在上海被围堵的事件,一时间吸引去了众多行业内媒体的目光,徐明星、包子成了舆论调侃对象,少有人关注这些在北京蹲守的维权者。

而文栋此前也关注着OK维权事件,在他看来,这是自己一直想要尝试的有趣的选题,特别是李丹向他透露了周亮与徐明星之间的特殊私人关系后,文栋敏感又取巧地发现这些信息会是舆论关注点,并且这个客观事实拥有挖掘未曝光线索的可能。

建立了联系,文栋开始跟进采访,他发现,OKCoin宕机那天价格确实暴跌,但系统问题也确实导致了损失,所以很多维权者要求赔偿的是部分损失而非全部。

但这些诉求想通过客服传递却被“踢皮球”,想寻求可以决策的OK高层沟通却被拦在电梯口。

文栋跟访的第二天傍晚,李丹、周亮一行一如往常来到OKcoin总部蹲守,一如往常在OKCoin办公楼正门到后门的电梯口来来回回,找机会进电梯。李丹看着瘦小,电梯口站着的保安几乎每个体型都相当于2个她,与保安僵持许久无果,李丹出去大厅外吸烟,她告诉文栋,他们商量后决定暂时放弃请律师走司法程序索赔。

前一天跟访,文栋与他们一同去咨询律师,据说这位律师对于数字货币维权类案件很有经验,但他同时表示若接手这个案子,即便没立案也要收取高额费用。

其他几个维权者也陆续来到楼外聊天,保安们的状态这才松弛了些。保安队长走出大门,接过其中一名维权者递来的烟聊了起来,维权者几乎天天见,不过年初“喝药”的那个没见过,那时他还未来OKCoin任职,但他不屑地吹出口烟,“那他喝的是假药。”

“嚷嚷着要跳楼的那个见过”,他指着对面的大楼,“就那栋楼。”

天色渐晚,还有维权者赶来,他们聚在一起,聊到徐明星在上海被围堵,就像是给了他们在北京总部早晚也能等到徐明星的信心。杨帆曾在徐明星上海被拘后赶到上海,“包子就是我们维权者凑钱买的,还不承认。”

她还透露,在上海酒店最初围堵徐明星,并在派出所等候的那几人获得了和徐明星商谈的机会,最终获得了赔偿。而在这之中,有维权者转头向没有获得商谈机会的其他维权者表示,可以帮忙索赔,一方面想找大户把涉案金额提升上去,提高自己拿到钱的可能性,另一方面想要从中分成。

在维权者们凑在一起漫长而无果的等候里,有人与新来的维权者握手结识,相互介绍“来自哪里、赔了多少”,有人拿出手机插上充电宝打起了排位,有人边聊天边攒着晚上回出租屋里“热闹”的局。

文栋发现,这时刻维权者们表现出的松弛状态与在接受采访时不同。

采访时,李丹、周亮几人可以毫无保留地向文栋回顾自己爆仓的经历、传达自己对OKCoin可以做多或做空的质疑和证据、展示自己保存的交易记录、客服问答截图,提供前段时间被曝光因孩子在OKCoin投资损失,前往OKCoin维权的老头,以及替丈夫来维权的孕妇的相关视频材料。

但他们对于涉及自己身份的问题则含糊其词,或干脆闭口不答。

仅获取维权者“想要传达的信息”,文栋不满足,他想做的是“忠实的记录者”,记录的是客观真相,不是哪一方的观点。文栋希望通过周亮的特殊身份挖掘到更多有价值信息。

但周亮担心徐明星“吃软不吃硬”,对于更多可能暴露身份的信息三缄其口,文栋尝试沟通,也坦承想以周亮为主角写作,但没想到,周亮不同意,却提出可以用16个BTC“交换”自己能提供的更多线索。

维权者们有自己的纠结:通过媒体曝光,不仅可能被公众审视,更有可能让交易平台恼羞成怒,让维权索求的赔付一分都拿不到;但没有媒体曝光,交易平台又可能会觉得事情在掌控之中而日复一日的拖延懈怠,甚至傲慢无视。

他们需要自我保护,也想要抓紧所有让舆论天平倾向他们的机会,而这一切的出发点都很简单,就是钱。16个BTC正是周亮在OKEx赔掉的全部。

“外地赶来维权成本高,出于人道主义或者对信息、线索提供者的鼓励,给1000-2000也可以考虑,但16个BTC……让我们很震惊、无奈、不爽。”

后来有维权者从中调和,16个BTC变成8个BTC,文栋哭笑不得,“人都是有两面性的。”

III.

前后跟踪调查约两周时间,见文栋没在约定时间出稿,维权者们显得有些急切,在与文栋建立的微信群里问:“这篇报道还做不做了?”

文章在发布前也经过多次调整,对于是否要提及为丈夫维权而来的孕妇和为儿子维权而来的老人,文栋考虑很久,但因为确实没有在现场看到这些人,一切都是维权者提供的视频材料,无法对证,又与文章主旨没有很明确关联,增添其中只能搏关注和同情,有失客观,所以最终决定删去了这些内容。

报道该对谁负责呢?不是真相吗?文栋确信文章没有不实内容或偏颇的立场。报道发出后,接受采访的维权者看到报道,对内容表示异议。周亮随即给文栋发来十余条语音消息,其中一句是“你们这样谁以后还找你们爆料,我要是死了,你就是凶手。”

当初采访时聊天,文栋也听周亮曾有意无意地提到过,“来北京维权,就没想活着回去。”

第二天,这篇文章在一些行业群内引发了小范围讨论。当天中午,文栋便收到了开头提及的那条访客信息,又经历了那场特工戏。

从南锣鼓巷出来,文栋又坐了两趟地铁,辗转到一个更空旷地铁站出口,依然警惕,出站时装作系鞋带,等一同出站的人先离开,才起身走在他们身后出了站,消磨了一段时间,回到了家。

IV.

文栋被围堵的五天后,一些在OKCoin北京总部蹲守的维权者“突围”到达了OKCoin办公区域,有人下跪哭嚎,有人喊话“需要负责人来沟通”,相关录像在社交平台传播。

对此,OKCoin方面的声明称是“不明身份人员通过暴力手段闯入”:

“下午14时许,十余名不明身份人员通过打砸电梯、损坏破门等暴力手段擅自闯入OKCoin北京办公室,对我司员工骚扰辱骂并打砸破坏我司办公物品,严重威胁我司员工人身安全并影响我司正常办公秩序。我司已在第一时间报警,目前,警方已将相关人员全部带离,我司正配合警方对该恶性事件进行调查。”

文栋的朋友安安如今也是一名区块链记者,听说文栋被围堵的尴尬经历后很感慨,“采访仰赖陌生人的善意,但有时候并不是那么回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你有时候真的看不清,尤其币圈维权这里,越来越觉得没有绝对的立场,很难呈现清晰的真相。”

此前,一位维权者联系到安安希望曝光自己在币圈受骗的经历,但当安安更深入地想了解维权者所处的环境、个人生活经验与她受骗经历的关联时,对方反问:“这篇报道对我有什么好处吗?”听不到“有好处”的答案,受访者便拒绝了安安的继续采访。

在被围堵后,文栋说他仍关注OKCoin维权者们的消息,甚至想到去OK公司卧底挖取更多线索。他想找到他们角力背后的真相,并希望这些真相不是被利用、被包装、被引导的真相。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所用人名均为化名)

来源:Bianews


声明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知币客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

发表评论
搜索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