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路由事件背后 以区块链之名行P2P圈钱之实

知币客官 阅读:23 2018-10-25 11:06:36 评论:0

  来源:巴比特 作者:Riley

  区块链技术似乎让很多濒临“死亡”的企业看到了一丝生机,区块链技术成为了企业在陌路中绝地求生的有力武器,8月2日,极路由创始人王楚云发表公开信表示,由于公司资金链断裂,导致无法维持正常运营,王楚云身为创始人会坚持到最后一刻,但是事态严重,恐无回天之术了。

  在王楚云公开信发布之后,很多人纷纷对于极路由的遭遇深表遗憾,很多人希望王楚云可以坚持下去,并且创业是非常的不容易的,只要极路由可以挺过这一关,相信未来还是一片光明的,2日凌晨2点30分,猎豹移动首席执行官傅盛转发了关于极路由现金断裂的消息,并希望帮助王楚云。

  巴比特通过微信联系到傅盛,询问帮助王楚云的原因及最新进展,傅盛在给巴比特的回复中称,当时认为是产品库存问题,只想帮助极路由去库存。过去几天,巴比特曾多次试图联系王楚云本人,对方回复:“谢谢关心,继续努力解决问题”。

  P2P爆雷潮的连锁反应,逐渐蔓延开来。

  参股P2P平台爆雷

  2013年极路由成立,当时极路由也是开创了国内智能路由器的先河,那一年,国内的硬件创业迎来了春天,很多硬件纷纷向智能化靠拢,在同年,极路由的第一代产品“极壹”工程版智能路由器发布,随着其他互联网公司紧随其后,极路由在2014年占据了市场的60%份额。

  不过,2014年之后,形势急转直下,互联网公司们依托自身资源优势迅速追赶,极路由市场份额急剧缩水。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极路由在中国家用智能路由器市场份额只有12.3%,到了2016年上半年只剩下2.1%,而2017年上半年的统计数据,已看不到极路由的身影。

从数据上看,极路由,确实到了生死存亡时刻。

  从数据上看,极路由,确实到了生死存亡时刻。 

  极路由也采取了一些挽救措施,比如在经营策略上停售低端产品,主攻高端和线下。

  同时,抓住了0元购和区块链这两根救命稻草。

  2016年,斐讯推出旗舰级新品无线双频路由器K2,原价399元在天猫旗舰店以“买就送399元”促销,仅仅半个小时就销售了15000台。此后斐讯的0元购活动一发不可收拾,凭借免费的招牌,2016年,斐讯路由器在家用路由器的市场份额从10名开外暴力拉升到了第4名,领先小米,落后于360,极路由则排到第8名。(数据来自iiMedia Research 《2016年上半年中国智能路由器市场监测报告》)。

  极路由似乎看到了0元购的魔力。

  2016年12月,极路由联合安润金融搞起了“0元购”,极路由推出售价499元的高端商用级路由器极路由B70,与安润金融联合发起“0元购”促销活动,总量500台。用户购买后在极路由APP登录并绑定,即可收到短信(AR码)。凭借AR码可以在安润金融投资,投资1万元,即可在1个月之后拿回499元购机款和5%的年化收益。投资5000元,即可在3个月之后拿回499元购机款和10.6%的年化收益。

  表面上看,5%、10.6%的在同期的理财产品中年化收益并不高。

  但是如果对于互联网金融平台方来说,以1万元在1个月之后拿回499元购机款和5%的年化收益为例,给到用户的真实年化回报率是:(10000*5%*30/365+499)/10000*365/30=65.71%!

  在当前实体经济不振的情况下,恐怕找不出哪一个行业,哪一家企业能够负担如此高的利率,合理的解释就是用户的利息来自极路由的补贴,只不过是通过安润金融。而安润金融几乎不付出太多成本就获得大量新客户。但是对于极路由来说,卖一单就赔499元,显然不划算。要么是产品本身的真实价格并没有这么高,要么是极路由和安润金融构成联合体,这样的话,实际支付给用户的年化利率是:(10000+10000*5%*30/365+499-10000-499)/(10000+499)*365/30=4.76%。

  2017年1月5日-1月15日,极路由联合铂诺理财推出小熊路由器“0元购”活动。

  2017年4月,极路由再次和安润金融开启“极路由免费拿”活动,总共2000台,其中极路由B70(499元)1500台,极路由B50(299元)500台。

  自此,极路由走上了和P2P合作的开挂之路,不单单是和P2P平台合作,尝到甜头的极路由更是直接参股了P2P平台i财富,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深圳前海大福资本管理有限公司(i财富的经营主体)的前三大股东中出现了北京极科极客科技有限公司(极路由的经营实体)。

  2017年7月,极路由联合“i财富”发起了其有史以来最大型的0元购活动,3000台B70数日之内被抢购一空,极路由为此将零元购活动特别延长至7月31日。

  上述能够查证的5500台路由器货值总计:264.45万元。相比于没有披露的数字只是冰山一角,最疯狂的时候,极路由的0元购竟然持续了4个多月。难怪王楚云在公开信中说“每月持续亏损达到数百万元”。

  尽管极路由以0元购的模式卖力给P2P平台倒流,可是相关数据显示,极路由的市占率并未因此显著提升。随着斐讯“0元购”的参与方联璧金融被公安部门立案调查,京东对平台上的0元购活动全面封杀,极路由最核心的线上销售渠道因此被阻断,极路由参与的i财富也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被立案侦查,极路由的0元购出路被彻底封死。

  搭上区块链末班车

  2017年底,王楚云再次对公司战略进行调整,推出了一款号称是“全球首台区块链路由器”极X,用户通过分享带宽资源、分享存储空间、分享运算能力和贡献区块链节点就能够挖矿。有意思的是,在极路由宣布硬件挖矿之前,就有玩客云、播控云、流量宝盒等纷纷涉足挖矿。

  在王楚云看来,区块链和路由器有着天然的共性。按照官方说法,极路由专注于为区块链生态圈提供基础设施,让更多的第三方项目能够加入进来,为区块链生态圈的良性运转奠定稳固的基础。

  这款官方售价为1024元的推出时标明可以挖ACT、ETF和QTUM三种代币,但是用户收到货之后发现ETF和Qtum早已下架,取而代之的是李笑来和老猫十分看好的GCT,但是据用户爆料,挖了2个月后,极X的GCT收益下降30%,使用B70和其他路由的收益下降70%,这说明,极路由挖矿是分币而不是挖币。到了2018年6月,极路由突然微博发公告说要封扩容盘,这也间接证明了极路由是打着区块链幌子的伪区块链项目。

  7月26日,极路由发布微博称,“受相关政策影响,7月27日10:24之后激活的极路由所有型号机器,将暂停加入极链计划;在此之前,已经激活并加入极链计划的机器仍可继续使用极链服务;同时,在此之后退出极链计划的机器将无法再次加入极链。”

  王楚云在公开信中对于上述动作给出的解释是“区块链合作方暂停合作”,巴比特联系到AChain创始人崔萌,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就此事件做出回复。

  此外,2017年的区块链大牛市在年底几乎走到了尽头,而这也是极路由宣布进军区块链的时间点。

  挖矿产出下降,代币本身又暴跌,用户信任降至冰点,极路由的区块链救赎之路似乎越走越远。

  2016年9月,王楚云接受采访时表达了自己的雄心壮志,“我认为路由器市场容量是非常庞大的,大家都知道某老牌路由器厂商,它占据了市场绝大部分的份额,就像当年手机市场中的诺基亚一样,我们可以像苹果或者安卓一样以一个挑战者的姿态进入市场,所以当时我就决定ALL IN智能路由器了。”

  无奈,世事无常,壮志未酬身先死。

  其实极路由事件并不在少数,出发点都是为了利益,但是缺少监管导致乱象频发,P2P和区块链之间的关系是相当暧昧的,其实类似极路由表面上以区块链之名,实质上行P2P理财之实,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的案例外,P2P跟区块链还存在三种相爱相杀的关系。

  成立于2016年的公信宝,创始人黄敏强是互联网金融出身,曾担任汉鼎宇佑(10.520-0.33,-3.04%)CTO。2016年互联网金融的高速发展,然而互联网金融行业因为金融履约数据没有实现统一的共享和交易,多头借贷问题严重。另一方面,传统中心化的数据交易所的数据“缓存沉淀”问题,企业不愿意将重要的金融履约数据进行共享交易。当时还在从事互联网金融的黄敏强发现国内个人征信行业的空白点,于是选择创业,切入点就是互联网金融征信领域的数据交易。

  基于公信链GXChain开发去中心化数据交易所,面向的典型客户为互联网金融领域的网络贷款、汽车金融、消费金融、银行等有数据交换需求的企业。在公信宝官网上展示的融360、蜡笔分期、你我贷、现金巴士、美利金融、麦子金服、拍拍贷、PPmoney、小赢理财、浅橙科技、盈盈理财等均是互联网金融平台。

  在公信宝区块链产品白皮书(2017年2月3日)中,特别提到了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数据机会:金融履约数据交易市场混乱,数据新鲜度差,真实程度难以确认,黑市数据掺水严重,征信服务公司缓存数据,信用数据孤岛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而公信宝开发的去中心化数据交易所能够做到:不缓存沉淀数据源的数据、注重个人隐私保护、最大程度保障数据新鲜度和准确度。

  彼时,正是区块链大爆发的前夜,国内有名气的公有区块链项目寥寥,叫得上名字的有小蚁(NEO)、元界等。

  2017年3月9日,公信宝公户ICO细则,公开发售3900万个GXS(GXShares),最高目标设定为3900个BTC。6月15日,公信股在云币网正式上市,开盘价31元,约是ICO时发行价格的40倍,不少早期投资者一举实现财富自由。公信宝名声大噪。

  然而,互联网金融行业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进入2017年,监管层不断出重拳打击扰乱市场的行为,“校园贷”一律暂停、“现金贷”暴利时代结束、网络小贷公司暂停批设,网贷行业进入整改验收阶段。

  公信宝面向B端客户的去中心化数据交易所(简称DES)业务也因此受到影响,黄敏强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印证了这一点。“自从2017年6月15日主网和TOB业务上线后,DES的业务进展一直不顺畅”。

  当巴比特询问最近的P2P风波是否对公信宝业务造成影响时,黄敏强表示“并没有,公信宝做公链, 做布洛克城,和P2P没关系。”黄敏强告诉巴比特,去中心化交易所业务在公信宝所有业务中的比重已经降低到不足10%。

  由于DES进展不顺利,2017年11月公信宝开始推广公链GXChain,并做了TOC的布洛克城,布洛克城一方面为链上应用和合伙伙伴提供丰富的数据资源,另一方面汇集用户流量,吸引开发者。战略方向的转变反而让公信宝重新获得了意外之喜。

  一方面,布洛克城自2018年1月推出至今,注册用户数207万,日活40%左右。

  另一方面,随着区块链技术大热,公信宝在国内也积累了一定的影响力,DES反而慢慢复苏,越来越多的企业客户不再认为公信宝只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创业公司,表达了加入的DES意愿。在2018年7月,公信宝获得分布式资本等9家机构战略投资。

  如此看来,受互联网金融风波影响走上公链经济模型的道路的公信宝反而开辟了一条新的出路。

  P2P公司将自身业务和区块链结合

  P2P爆雷潮,给投资人的信心造成极大影响,一些P2P平台审时度势,推出了P2P区块链系统。比如最近的P2P平台理财范在上个月推出了区块链P2P生态系统,该系统旨在通过资产数据上链,打造更加透明和安全的网络借贷平台。理财范联席CEO申磊认为,将交易数据储存入区块链,保证了数据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等特点。

  据巴比特统计,有实际研发成果且对外披露的P2P 平台,目前有理财范、点融网、宜信、铜板街、钱多多、善林金融、胖猫宝、财小喵、大拇哥财富等,设立区块链研究机构的P2P平台有拍拍贷、网信、狐狸金服、PPmoney、爱钱帮等,明确公开表示利用区块链技术的有陆金所、挖财、掌众金融、易通贷、爱投资等,还有一些P2P平台虽无公开发声,但在求职网站发布区块链研发人才招聘需求,比如微财富、花生米富、紫马财行、沃顿金服、小赢理财等。

  表中所列平台,过半数是将区块链当做信息存证系统,保证数据的不可篡改和可追溯。

  其中较早将区块链技术引入到P2P的大拇哥财富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数字化社会与区块链金融实验室长期开展关于技术合作和实验,聘请蔡维德担任首席科学家。据CEO孔令文透露,平台在2016年8月就上线了区块链技术的共享金融平台内测版。不过,最近巴比特联系孔令文询问公司在区块链研发上的最新进展,对方并至今未回复。登录大拇哥财富发现,公司的法人代表已变更为胡振飞。在贴吧上,有投资者质疑平台涉嫌虚构项目,骗取资金。

  此前,有文章称μMatrix是善林金融孵化的区块链项目,巴比特就此询问了μMatrix创始人马宝春,对方告诉巴比特,“μMatrix项目是我带的,跟善林没关系,硬要扯关系,那就是我曾经在善林做过区块链,那也是事实,做区块链也不违法。”

  据了解,“μMatrix主攻物联网+区块链,和P2P业务并无直接关系项目正在融私募以及做硬件钱包和网关。

  点融网是目前已知的P2P平台中,在区块链领域投入最积极的,甚至其联合创始人郭宇航专门创立了一家风投公司投资区块链项目。早在2016年7月,点融网首席执行官、LendingClub联合创始人Soul Htite(苏海德)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点融网在将来两年会持续投入3000-4000万美元研发区块链应用。据苏海德透露,区块链和P2P的结合益处在于:1)降低借款成本;2)防止虚假合同和重复欺;3)便于投资人找到优质借款人。目前点融网已经和和富士康旗下金融平台富金通宣布推出“Chained Finance”区块链金融平台,最近又推出了区块链云服务 DBaaS 平台。

  至于最近上线区块链系统的理财范和财小喵,很大程度上是和最近P2P爆雷潮后,为稳定投资者情绪做的措施。据巴比特查证,两者的合作方竟然都出现了同一家合作方——“哈希信用”( Hash Credit)。哈希信用的创始人刘忠奎曾经是P2P平台爱钱帮(已宣布清盘)的首席风控官。

  从哈希信用提供的“区块链P2P数据生态系统”的实现模式看,主要功能是将P2P平台各核心维度数据,即投资数据、资产数据、借款人数据等上链存储实现数据的不可篡改,投资人可以查看标的信息。

  可以看出,以上明确公开表示利用区块链技术的P2P平台绝大部分是在2018年。一些平台已经清盘了,还有一些平台在项目逾期后试图将债权债务信息登记在区块链上,估计创始人是看到了近期一些敏感信息频繁被删后有人将信息发布在以太坊网络上。还有一些平台是上市企业,高调宣布季军区块链不乏有拉高股价嫌疑。如拍拍贷在宣布成立智慧金融研究院,在未来三年内为智慧金融研究院注入10亿元资金消息之后,拍拍贷在美股盘前市场交易中大涨逾18%。

  除了P2P平台自身,地方金融工作局、互联网金融协会组织也在试图将区块链用于P2P监管。

  比如2018年3月15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成立区块链反诈骗联盟,防范ICO风险。

  2016年9月4日,受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委托,北京阿尔山科技有限公司在北京组织召开了评审会,对公司开发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网贷风险监管系统进行评审。据了解,网贷企业以接口方式将数据上传区块链,以保证数据的可追溯、可审计。金融局、央行和地方银监局等不同的监管部门可以按需设置监测阈值,以满足监管弹性的需求。

  2016年6月15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成立区块链研究小组,原中国银行(3.670-0.01-0.27%)行长李礼辉任组长。协会多次组织开展了区块链课题研讨会,积极推进区块链标准化的建设工作,并对区块链发展中出现的乱象及时警示。对于区块链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应用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翻阅历次召开的区块链课题研讨会,涉及到P2P和区块链的结合的应用几乎没有。在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上,李礼辉对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使用区块链托管系统使业务环节缩短了1/3左右,大加赞许。对于P2P机构的业务进展却只字未提。

  P2P经营不善转型区块链

  2017年7月,据腾讯《棱镜》报道,囿于备案“死限”降至,平台压力大到“难以喘息”,再加上摊子太多,无法兼顾,爱钱帮“卖身”给A股上市公司凯瑞德(6.400-0.71-9.99%)董事长张培峰,2018年7月,爱钱帮宣布清盘。首席风控官刘忠奎大概就是从张培峰入股前后离开了爱钱帮,并进军区块链领域。据公开资料查证,刘忠奎在2017年8月就已经涉足区块链,基于 Cardano(ADA)开发了区块链数字广告平台DMChain,利用智能合约和数据透明度,为广告业者提供数字广告解决方案,确保广告交易的安全性、可验证性、可追溯性和易用性。据企查查显示,DMChain是由北京读脉科技有限公司研发,刘忠奎拥有公司95%的股份。不过,巴比特查看DMChain官网信息,在团队介绍一栏中并未出现刘忠奎。

  此外,刘忠奎还创办了另一个区块链项目——哈希信用,是一个去中心化、开源的“信用协议”平台,用户通过平台将自己的信用数据上链加密存储,形成本人拥有所有权、知情权和收益权的“信用资产”,同时,用户可基于“信用协议”的量化评分,使用平台上的各种金融服务。

  如果说刘忠奎是预见了爱钱帮日后的风险涉足区块链,朱晟卿则是在P2P行业辗转之后投入了区块链。

  2015年3月,P2P平台牛犇犇上线,创始人正是同方联合控股董事长朱志平的儿子朱晟卿,两个月后平台的交易额就做到5个亿。同年7月获得了中泽嘉盟的千万美元级的A轮融资。据财经网报道,截至当年9月,平台已经完成交易额近20亿元,用户数已达到数十万量级。不过,此后3年官网再无披露平台的运营数据,而平台也未传出获得进一步融资的消息。2016年,朱晟卿再度创业,成立了同牛科技,一家金融科技解决方案提供商。2017年12月,朱晟卿创立了分布式银行DCC(Distributed Credit Chain)。

  据了解,DCC是一个分布式的资产归属和信贷行为的数据分享平台,用户数据利用区块链技术分布存储在链上,DCC能够实现将借贷者的信贷数据作为资产进行估值和买卖。

  最典型的莫过于A股上市公司二三四五(3.910-0.14-3.46%),一副活脱脱的“追风少年”。

  二三四五早期主要产品是2345网址导航,初创于2005年9月。彼时,盗版软件横行,”番茄花园”曾经是中国使用率非常高的盗版WindowsXP系统,2345母公司上海创瑞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看到商机,制作了萝卜家园盗版系统,通过“在盗版软件中捆绑、集成恶意代码,通过发布盗版软件下载链接、雇佣人员向各地电脑市场发放盗版光盘等手段,提高其公司网站点击率和浏览次数,吸引付费广告、加载有偿链接,牟取巨额非法利润。”2011年,上海破获“萝卜家园”盗版软件案。

  二三四五于是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2014年正是互联网金融遍地开花的时候,二三四五就利用自身流量优势推出贷款业务,此后更是设立了小贷公司并推出现金贷业务。招股书显示,二三四五曾经靠现金贷业务在2017年营收32.29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9.32亿元,净利润率28.86%,足以睥睨绝大部分中国上市公司。

  2017年底,网贷牌照暂停审批,针对现金贷和小额贷款业务的风险整治政策接连出台,行业形势急转直下,逾期与坏账大量爆发,二三四五自然也不能幸免。不过,对于追逐风口成为家常便饭的二三四五来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火速抓住区块链的风口,并于2018年1月成立二三四五(深圳)区块链技术有限公司。

  彼时,区块链牛市已经到了尾巴,A股市场上多家公司披露区块链业务布局,不少公司股价大涨,2345区块链项目上线后发布了星球联盟,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布局区块链是假,靠销售章鱼智能硬件“章鱼星球”是真,据了解,“章鱼星球”定价1299元。

  除却明面上的,暗地里,一些P2P玩家更是盯上了极具财富效应的“ICO”产业链,比如开交易所甚至发币。

  很多大胆的量化团队,已接受了P2P的资金。多位量化投资团队的创始人透露,目前进入数字货币领域的P2P资金,保守估计有数百亿。

  “我认识的以前做P2P的,现在90%都去做区块链了。”一位业内人士感叹。

  区块链技术因为自身闪光点,吸引众多企业想要欲盖弥彰,但是区块链技术的光芒并不会照亮所有的黑暗面,在最后也只是企业的掩耳盗铃造就严重的事态,在P2P行业的集体爆雷潮之下,更多的平台想要进入数字货币领域,其实目的都是放手一搏,赢了可以收复失地,失败了就爆雷跑路。


声明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知币客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

发表评论
搜索
排行榜